无节操笑话:谁听谁哭呀

1.一大哥去医院看病。
医生问:你得了什么病?
大哥说:我得了间接性失忆症。
医生问:具体什么症状?
大哥说:我一看到漂亮的姑娘就忘记自己已结婚了。
医生说:滚滚滚,这病我自己都没治好!

评论:报告,我也有这种病,能治不?

2.老师告诉学生:“以后写文章,不要自称笔者,因为现在,没有人用笔。”
学生问:“那应该叫什么?”
老师说:“叫键人。”
学生又问:“哦,那些只用鼠标的呢?”
老师说:“叫鼠辈。”
学生再问:“可是,现在大家,都用智能手机了,都是触摸式的,那应该叫什么呢?”
老师说:“叫触生!”

评论:现在的学生,不得了了,长江后浪推前浪呀。


3.一个小学老师发考卷,发到最后一张时,老师看着考卷上的名字叫着“林蛋大!”没人回应。
老师看了看考卷上的名字,又叫了一次:“楚虫大!”还是没人回应。
老师不耐烦了,说:“没拿到考卷的人请到前面来。”
只见一名小男生很委屈地走到老师面前,说:“老师,我叫楚中天……”

评论:好老师,好学生。记得把名字竖写。

4.陪岳父遛弯儿,岳父关心地问我:“孩子啊,我女儿是不是脾气不太好,说话不让顶嘴,犯点小错就跪搓衣板,回家晚一点就被关在门外?你要学会忍受呀!”
我竖起大拇指说:“真不愧是亲女儿,您太了解她了!”
怎知岳父一副委屈的样子:“我太了解了,简直跟她妈一模一样啊……”

评论:说多了都是泪呀,不提了,一起吧。

5.某人被组织约谈,说起生活问题,颇多困惑,于是向组织交代:
几年前,我跟一个美艳的寡妇结了婚,她有一个刚成年的漂亮女儿,后来嫁给了我厅级的父亲。我继女就成了我的继母,而我父亲也就成了我的女婿。两年后我妻子为我生了一个儿子,他是我继母的同母异父的弟弟,我儿子管我叫爸爸,我管我儿子叫舅舅。我的继女又为我父亲生了一个儿子,他是我的弟弟,但他又必须叫我外公。我是我妻子的丈夫,我妻子却是我继母的母亲,所以我是我自己的外公。
听完之后,约谈的同志哭了:“你大爷!当年地下党工作的时候,密码也没这么复杂啊!”

评论:这关系,谁听谁哭呀。

此条目发表在无节操笑话分类目录,贴了, 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